2月16日莫文庆日记|监利与家乡同时下雪了



2月16日

 

走出医院,已接近凌晨1点。昨晚,是我在这里的第一个夜班。

 

昨天晚上19时许,医院感染科新收治来5名患者。护士们引导他们安排入住病房后,我们开始查房,主要是询问流行病学史和写医嘱。

 

曾经有句笑话说“天不怕地不怕,就怕广东人说普通话。”我的普通话也不是很标准,这边的人说话也带有口音,导致沟通上有一点点小麻烦。好在有当地医护人员在,简单翻译就能解决。

 

记录病史是个难题。在病房里的东西都不能带出去,撰写好后,就把纸张贴在病房的玻璃门上;走出半清洁区,透过玻璃抄写一次,又贴到玻璃门上;走到清洁区,再抄写一次,这才算大功告成。这个环节,耗了不少时间——而且护目镜加面罩会起雾影响视线,感觉自己要变成斗鸡眼了,哈哈哈……

 

对于这个问题,其实我们前天已想好了对策——在病房里放置专门的手机,撰写好后拍摄下来再传出去,就不用抄写两次了。不过现在这里的很多商店都关了门,手机还没买到,估计明天应该可以解决。有了这个专门的手机,还可以用它与病患者进行视频的方式开展简单的问诊,工作起来就会方便很多。

 

询问病史,可以了解到很多信息。有一个特点是,不少患者都是因为聚集而感染的。昨晚新收治的一名女患者,是家庭主妇,平常很少出门,因为丈夫外出聚餐吃饭,不仅自己感染了,还传染给了她。

 

特别是,有一些人属于隐性患者,平常与正常人无异,也不会有发烧、咳嗽症状,但一经CT或核酸检测,却是阳性。所以,要防控好这个疾病的传染,少聚集、不聚餐,真的非常重要,千万马虎不得。

 

个人感觉是他们的病情都不复杂,有着一定的共性,按照标准施治,就完全可以达到预期疗效。与时间赛跑、与病魔较量、与胜利会师,对此,我很有信心。此外,我们医疗队还带来了一些中药方剂,在今后诊疗中我们会加以运用,这对病患者的康复会有好处。

 

而对于我们医生来说,关键是要做好防护,这个很重要。完成新收治患者的查房,用了3个多小时,离开病房时已将近23时了。除了有点头晕(防护服不透气所致)和口干外,其他没有什么不适。可能是我体能比较好吧,喜欢打网球,在宿舍里也会经常做做挥拍的动作,保持良好的体能。

 

昨天监利下雪了,今天看朋友圈知道家乡连州昨晚也下雪了。监利县的雪比较大,地上厚厚一层,不过到了今天,天空特别蔚蓝,阳光灿烂。当地的医生说,监利县好久都没有这么明媚的天气了。

 

诚然,没有过不去的寒冬,也没有来不了的春天。冬天会结束,冰雪终将融化,阴霾也会散去,春天已经到来,暖风拂面、花草芳香的日子必将到来。明天,会越来越好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