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月17日 莫文庆日记|我的第一个通宵班,上了16个小时


2月17日

前晚第一个夜班后(17时30分至零时),昨晚迎来第一个通宵班。喜欢这样充实的工作节奏,来到千里之外,更要与时间赛跑,必须要忙起来。

 

查阅病历是整个夜班的重点之一,要借此掌握每一个病患者的病情并作梳理,同时了解上一班医生的医嘱情况,对一些有并发症或年老的患者要多加留意。

 

天气还是比较冷,大概7、8度左右。北方是干冷,和连州的湿冷有些不同,对我来说,适应不是问题。护士长很热心,看到我的手因为常常需要消毒、清洗而导致干裂、出血,拿了一瓶润手霜给我。

 

查完病历过去了近4个小时,对讲机时不时传来在病房中护士们的一些护理环节咨询,都是小问题,很快能处理。

 

凌晨1时许,一位69岁的女患者测得体温38度,属于中度发烧。这是患者的病毒炎症反应之一,考虑到患者年纪较大,避免出现肾功能损伤甚或衰竭情况,我没有施治退烧针,改为物理退烧治疗:用温水浸透毛巾,敷在患者额头上。一小时后,患者顺利退烧。

 

凌晨5时,正是最冷的时候。一位患者醒来后咳嗽并伴有气短症状,有点小情绪不肯睡。这位60岁的老人是因为聚集而导致感染的,本身身体素质不是很好。为纾解他的烦躁和咳嗽,我叮嘱护士给他进行低流量供氧,帮助他慢慢入睡。

 

交完班出来,已是9点多。16个小时的通宵夜班,处理的事情都很琐碎。经过数天的观察,这边的医院在诊疗中打下了坚实的基础,整个通宵班还是比较稳定,没有什么突发或应急情况发生。

 

做早餐,洗澡、洗衣服后,睡意又没有了。拨通妻子的电话,得知患有肿瘤的岳父终于成功入院了,等待主管医生拟定治疗方案。这段时间我不在身边,辛苦她一个人了。

 

问起学业,即将面临高考的儿子还是很淡定,叫我不用担心。这小子性格不像我那么急躁——也可能是我作为父亲的角度去对待,不可能不急啊。想起他初中三年里,就毕业考试最高分,最近的模拟考成绩也稳步提升,似乎这小子平常会留力。

 

不知不觉来到监利已经六天了,我对这里的情况已经熟悉,希望今后的工作更加充实。在昨天傍晚5点半上班前,我4点多就到了医院开会。监利县人民医院又增添了新力量——深圳医疗队来了,这势必对加快当地患者诊疗起到推动作用。

 

监利县人民医院以收治轻症患者为主,因此我们按照医务队员的专业属性再对工作进行优化和分工,初定每两周轮一次班,今后我们将转战到监利县中医院治疗重症新冠肺炎患者。

 

这会是个新挑战,心里充满期待。“沉舟侧畔千帆过,病树前头万木春。”继续战斗,荆楚大地必能劫后重生焕发生机。